听雨 或伤痛(组诗)

发布时间:2017-08-16 12:10:58来源:贵州·惠子
【摘要】诗我身旁就是一片荷塘我身旁就是一片荷塘绿油油的 覆盖了整个湖面荷叶大而且阔整个湖面像一张巨大的绿色的毯有风吹过来毯微微地动有荷花开放其间三枝两枝 七朵八朵鲜艳得撩人有莲蓬像风铃等风来轻抚等雨来撞击等过路君子开口言曾经的身世还有低下头的枝茎故意折断身子以换取留得残荷听雨声的美名还有三三两两的鹭丝单腿站在嫩荷的尖上一动不动 像一幅水墨还有蛙声 这个季节自然少不了这个塘中君子我这样想的时候夜色就来了越来越浓...
图片.png


图片.png

 

我身旁就是一片荷塘

我身旁就是一片荷塘

绿油油的  覆盖了整个湖面

荷叶大而且阔

整个湖面像一张巨大的绿色的毯

有风吹过来

毯微微地动

有荷花开放其间

三枝两枝  七朵八朵

鲜艳得撩人

有莲蓬像风铃

等风来轻抚

等雨来撞击

等过路君子开口言曾经的身世

还有低下头的枝茎

故意折断身子

以换取留得残荷听雨声的美名

还有三三两两的鹭丝

单腿站在嫩荷的尖上

一动不动  像一幅水墨

还有蛙声  这个季节

自然少不了这个塘中君子

我这样想的时候

夜色就来了

越来越浓的夜色淹没了荷塘

却无法淹没一片蛙声


听雨 或伤痛

 

我在李商隐听雨的地方

重复听千年前那场巴山夜雨

听雨有事无事

打在高大的芭蕉树上

打在繁茂的棕榈树上

秋天突然就深了

突然就有一种伤痛逶迤而来

伤痛不是病

但伤痛与一些季节 人物 地点联系起来

比病还要深入骨髓

比病还要无药可医

比病还要不知所措

比如这个季节

比如正好在巴山

比如此时正好想起某个人

你就只能坐以待毙地

任秋色浓起来

任秋意凉起来

你只能把伤痛捂住

让思想先回到故乡



沿着雨水的方向找到了秋天

 

我沿着雨水的方向找到了秋天

雨水从那些阔叶的表面滑下来

滴落在充满腐殖质的土地上

我从哪些堆积的腐殖质的缝隙里找到了秋天

雨水沿着长满青苔的

川西民居的屋檐流下来

砸在青石的地面

溅起无数白色的水花

我从哪些飞溅的水花间

找到了秋天

秋天在高大的核桃树上

在挺拔的白杨树上

在茂密的女贞树上

在肥大的芭蕉树上

在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树木的枝杆上

只一行雁阵

雨水早已把秋天

从北方  带到了南方

 

图片.png

夜宿巴山

 

从来没有这样接近巴山

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地与巴山拥抱

而且  被一场雨洗礼

说是洗礼  其实是巴山给我穿上了衣裳

那就是这层薄薄的雾

它掩去了凉风的娇羞

让我整个儿沐浴在氤氳的夜色里

说是一场雨  其实是一夜的雨

雨细细的  柔柔的

只偶尔打在芭蕉上

一声  两声  三四声

或湿湿的  润润的  偶尔

从窗户里飘进来  吻我的脸颊

真有一点夜久浸罗裙的感觉

哦  今日正好是白露

似乎有露在树叶的表面凝结为霜

你的睫毛上好像亦有霜露凝结

我想  我不能老躺在病床上

我应该出去走走  去感受感受

那被雨丝包裹下的氤氳的月色的温柔

图片.png


重庆又雨

 

仿佛跟我作对似的

重庆又下起了雨

重庆的雨一点不像重庆的妹儿崽儿

一点也不爽快

而是绵绵的  缠缠的

甚至  阴阴的  沉沉的

让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

喘不过气来还是要下

甚至把远山包裹起来

把树木包裹起来

把楼房包裹起来

把整个重庆包裹起来

走近了  才发现

雨在你的脸颊上

雨在你的睫毛上

雨在你的发丝上

雨在你薄薄的衣衫上

重庆的雨不叫雨

叫雾  叫岚  叫一种情绪

叫一种去或来

雨还在下

山色还在朦胧

城市还在睡梦中



图片.png

距 离

 

从病房到手术室

走在过道的拐角处

我闻到了桂花的香味

这生命中的花香

沁人心脾

我抬头看倒过来的天空

高楼在天上奔跑

流云在地上飞翔

中间有灌木  荞木  花草  

还有谁飞扬的青春的衣袂

和谁浅浅的体香

这是不是一种暗示

什么终将失去

而什么终将到来

就像现在正在消失

而未来不可预期

图片.png


享受时光

 

我让时光

随着一滴一滴的液体

流进我的体内

让我的脸色红润起来

让我的血管丰满起来

让我的身体强壮起来

我让时光在窗外

在鸟鸣间

在鸟与鸟的嘻戏打闹中

在鸟儿清晨八点的爱情里

我让时光

停留在花蝴蝶的翅膀上

任她们在花枝间飞来飞去

任她们薄薄的翅翼

沾上一些浅浅的花粉

在花与花之间飞翔

我让明月出天山

我让红日落西海

我把时光捻成一条线

牵在我手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