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拾粹

发布时间:2017-08-27 08:15:29来源:司念
【摘要】 田舍的炊烟浓郁欲滴的春色,钓者在绿湾里等待。深厚的春意,撩拨得杏花乱了尺寸。是谁捡起狗尾巴草,引诱少年的心?潭水清澈,又是谁在探测水的深浅?荷叶被风吹动,鱼儿知趣地四散了。天边的日光缓缓落下,仰望情人归来的少女,静静地站在阁楼上。肩膀细瘦,瘦过身穿的碎花衬裙。空气中活跃的是炊烟,她妖娆多姿,婀娜向上。她每晚期待着腾升,腾升,腾升入云端。黄昏时,她在田野的屋舍边徘徊。她温柔地注视着老人枯槁的手,那粗...

   田舍的炊烟


图片.png


浓郁欲滴的春色,钓者在绿湾里等待。深厚的春意,撩拨得杏花乱了尺寸。

是谁捡起狗尾巴草,引诱少年的心?

潭水清澈,又是谁在探测水的深浅?

荷叶被风吹动,鱼儿知趣地四散了。

天边的日光缓缓落下,仰望情人归来的少女,静静地站在阁楼上。肩膀细瘦,瘦过身穿的碎花衬裙。

空气中活跃的是炊烟,她妖娆多姿,婀娜向上。她每晚期待着腾升,腾升,腾升入云端。

黄昏时,她在田野的屋舍边徘徊。她温柔地注视着老人枯槁的手,那粗壮的柴火在老人手里被弯曲,然后被送进灶肚。

她紧挨老人的伴侣坐下,一起抽根黄烟,在烟火的一明一暗里,诉说远古的灿烂与辉煌。

她也愿意陪着放牛时吹着芦笛归来的孩童,抚摸他一天里被晒黑的皮肤,引导他往木桌上的书本跑去。

她也喜欢吵架中的夫妻,看劳动了一天的筋骨。他们互相捶腿揉肩,用轻重来表达悲欢。

多少次的感动,让炊烟忍不住情绪,邀请落日来人间做客。

或许,炊烟从小出生在田舍边,习惯了柔情。倘若他日进入都市,她的爱会有所改变吧。


微风伴细雨


图片.png

作者接受电视台采访


数片远云用一声叹息表示无奈,这都不要紧。把位置让给微风和细雨,故事有不一样的精彩叙述。

连日来的你争我夺,在拉锯战中,结果不被看重。天空很宽阔,他包容黑暗和光明。双方并非势不两立,退一步将会更加从容。

菜园里有丝瓜、黄瓜、茄子、辣椒,也有白菜、萝卜和豌豆。农人在这一季节收获丰厚,在下一季,他打算种下土豆和红薯,顺便给爱妻让出一块地,种上玫瑰和雏菊。

硕鼠往往不劳而获,他们用贪婪给他者造成损失和悲伤。

也有野狗和野猪,他们用破坏主义来伤害劳动人积极的心。

抑郁在所难免,所以需自救。有时要擦亮双眼,分清黑白。同时,需要联手合作,共进共退。

风来了,雾霾就散了。雨来了,灰尘就消逝了。

破坏了,就有重建。你倒下了,我就爬起来。

如果恨让你郁闷难解,我用更多的爱为你驱赶浊气。

这山望着那山高,我们不要信。脚下的地结实,就踮起脚尖,向上飞升。

从来都是乌烟瘴气,浊浪滚滚的历史,我用人性来给它开罪。同时宣誓你的无罪,宽容万物生灵,以鲜花的香气把你弥漫。

如果还不够,就等待苍茫来回答。

 

 书声也朗朗


图片.png



外面的嘈杂太烦人,把窗户关上,我们节省力气,用在正确的路途上。

梅雨来临之前,先读完《春秋》吧,看鲁国人的褒贬喜乐。无所谓正义与卑鄙,也无所谓在朝与在野。我只注意是否对一切百姓宽容和爱惜。

然后与屈子漫步在汨罗江边,一起唱唱《九歌》,摘下江堤的女萝和桂旗,偶尔带上石兰与杜衡,装饰我的罗裙袖带。当然,可以尽情享受舒适,独奏幽篁,与灵雨东风谱曲。管它郢城有多远,我们在沅湘一起读《离骚》。

我还要回到一个叫龙门的地方,与本家过耕读放牧的生活。若是乏趣,可跟随本家,一个叫司马迁的人整理诗书,效法孔子,结集《史记》。道法自然,与时迁移。

如果时间还够充裕,可取出《二十四史》,掸掸灰尘,去掉辩证唯物主义的眼光,用本能和直觉,从黄帝谈起,到崇祯这儿喝茶。野和正,是他者的规定,我不需要遵循。

暴政和爱民是自古以来的言说,五千年的华夏被抬高过,也被贬低过。被打过骂过,被脏水泼过,也窝里斗过。

我的眼泪常常流下,我愤怒地流过,也怜悯地流过。

我是华夏的子民,也许毫不起眼。可我还想为她做点什么,在有生之年。

于是,我在大声的朗诵中,忽笑忽骂。


无知无畏时


图片.png



   许多年前的一个午后,你被一群壮年抬在木门上,我呆呆地愣住,没敢言语。似乎开口说话,将被谩骂和曲解,于是,我也跟随一群女人哭起来,没有眼泪。

据说人死以前,要躺在门板上,方便他找到回家的路。

我从来没有考证过。

回家的路么,首先是回哪里的家,其次是怎么回家,最后再讨论家里有哪些人在等待,并怀念。

从出生到出门,故乡是家,城里也是家。回家,回故乡,回心中认定的家?

有的人妻离子散,但是他有房子,那不是家。

有的人儿女一群,无家可归,寄居在井下,或者别人的房檐下。他有家又无家。

好在道路通达,随时回家。政绩是别人的,把它当成便利的工具就好。

于是回家寻找亲人,朋友。怀念在所难免,亲人是永恒的存在。憎恨的程度,恐怕是死前奉献与否的深度。

一生的长度是多少年?

为善多长,作恶多久?

无知无畏的意识占领了很长的时间。

请在有限的有知有畏里,关怀更多的事物吧。

哪怕微乎其微。


爱恨纠缠后


图片.png

司念在日本旅行



能量守恒定律如果能够证明爱与恨,世间该少了多少复杂的情感。

你可以爱人,爱物。你可以爱生,爱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爱。用恨来对待人,物。恨生,恨死。

多少人选择爱了又恨,恨了又爱。

多少人爱恨交织,同时进行两种情感。

泱泱大国,风云变幻。

云来了,雨来了。阳来了,阴来了。

一位贫穷的母亲带着几个孩子自杀,无米下炊。

一个富贵的少年开着一百二十迈的跑车,撞成废铁。

一位年迈的拾荒老人,用垃圾堆起了一百个大学生的知识。

一个年轻的大头儿,用糜烂的纸币烧掉了自我的前程,纸币账号为四十年前。

每天的故事起伏着上演,爱与恨尾随着你我。

心若震动,你我还活着。

心若麻木,你我不如死去。

千千万万颗心震动,也许有救。

千千万万颗心麻木,末日不远。

不如暂时稳住情绪,等待一会儿。看看月亮,喝杯小酒。

然后拔剑起舞。


图片.png


作者简介:


        司念,女,安徽人,文学硕士,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扬子江》诗刊、《星星》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诗潮》等知名期刊及多种诗文选集,应邀参加全国第十七届散文诗笔会。现工作于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