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盾

发布时间:2017-08-04 08:27:06来源:毕淑敏
【摘要】蝴蝶盾●毕淑敏江南,雨雪迷蒙的早春。傍晚,小城,远远的红灯。灯火下飘着一些斑驳的影子,如彩色的巨蚊,翩翩翻转,又不曾片刻飞离。近了,看到一个细弱的小伙子蹲在灯下,翡翠色的螳螂,巧克力色的蚂蚱。我说:“卖的吗?”他抬起头,一双被夜熬红的眼。“卖的啊。买一只吧。多好看啊。”他望着我,很快地说。手不停地操作,如盲人按摩师一般娴熟。我想了想说:“编一只凤凰吧。”不知为什么,他却踌躇了。好在只是片刻间的犹豫...


图片.png

蝴蝶盾

● 毕淑敏

江南,雨雪迷蒙的早春。傍晚,小城,远远的红灯。灯火下飘着一些斑驳的影子,如彩色的巨蚊,翩翩翻转,又不曾片刻飞离。

近了,看到一个细弱的小伙子蹲在灯下,翡翠色的螳螂,巧克力色的蚂蚱。我说:“卖的吗?”他抬起头,一双被夜熬红的眼。“卖的啊。买一只吧。多好看啊。”他望着我,很快地说。手不停地操作,如盲人按摩师一般娴熟。我想了想说:“编一只凤凰吧。”不知为什么,他却踌躇了。好在只是片刻间的犹豫,马上接着问:“什么色呢?”

“红的吧。”“红的不好看,像烧鸡。”他很坚决地否定,并不怕会因此而驱走了顾客。“青色吧。青鸟,很吉祥的。”他做出权威的决定。不待我表态,十指翻飞地操作起来。

10分钟后,一只蟹青色凤凰诞生了。骨架很魁梧,尾羽却不够丰满,嶙峋模样,令人忆起乌鸦。我付了钱,然后说:“小伙子,可惜没我想象的好。”

他收拾着残屑很镇定地说:“那你再买一只别的吧。凤凰不容易讨好,世上本没有的东西,每人心底想的都不一样。实实在在的,比较好办。”

我说:“那好,这回我改要蝴蝶。”他突然愣了,问:“你是从外地来的吧?”我说:“是啊。”他说:“本地人都知道,我是不编蝴蝶的。”

我纳闷,说:“蝴蝶很难编吗?”

他接着问:“你是马上就要离开吗?”我说:“明天,大早。”

他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破一次例,卖你一只蝴蝶吧。”

他也不再征询我对颜色的意见,思索着,径自操作起来。绸带卷沙沙滚动着,用料之多之杂,几乎够编一头斑斓猛虎。他边编边说,家乡多棕榈,人人都会用棕榈叶编些好玩的东西。后来到外闯荡,现代人如今喜欢手工制品,他走南闯北,生意不错。

小伙子结束谈话的同时,完成的蝴蝶也递到我手里。这是我生平所见最为精致的编制物,身肢纤巧,我失声道:“这么艳的蝴蝶,能抵10只凤凰!”我定下心,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多编些蝴蝶?”

他说:“多了,就不值钱了。三个月前,我刚到这里,记得也是这时分。来了一个男人,两天前,他买过我的货。这趟劈头问:‘你能编多少种蝴蝶?’我说:‘没算过,有几十种吧。’他说:‘我用大价钱收你的蝴蝶。条件是,蝴蝶不得重样,不许给别人编,每日一只,一共100天。’

“我就在这儿住下了。除了摆摊,就是每天早上供应那男人一只蝴蝶。刚开始并不难,照我以前编过的花样,做给他就可交差。一个月之后,渐渐有些吃力了。日日都要设计出新图谱,夜里想得脑仁开锅,终于有一天,我对他说:‘老板,我不想再给你一个人编蝴蝶了,我要走了。’男人落下泪来,说他在苦苦追求一个女孩,每天都给她送花。女孩刚开始连看都不看就把花抛掉。后来他偶尔附了一只从我这里买的蝴蝶,没想到那女孩就收下了花。

“女孩一直同他交往,并说如果能集到100只不重样的蝴蝶,就答应嫁给他。所以我又留下来了。到今天为止,共编了89只蝴蝶,还有11只就满百数之约。每当我呕心沥血编出一只前所未有的蝴蝶时,总在想,那个得到这只蝴蝶的女孩,究竟是谁?长什么样?

“我想问她,她爱的究竟是人还是蝴蝶。为什么女人总想用某种东西考验男人?要知道,你不是和蝴蝶过日子,而是要和一个活人,相伴走过一生啊。

“也许,我会在编满100只蝴蝶之前,突然逃离这里。我还有10天的时间,可以来琢磨这事。如果那女孩真的爱他,即使攒不到100只蝴蝶,也会欢喜地嫁给他吧?蝴蝶一旦没有了,女孩醒了,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更好?我给了她一个妥善脱身的借口。”

我把手中纤巧的编制物,很仔细地包好,对他说:“放心吧。在我离开小城之前,不会有人看到蝴蝶。”

道了别,缓缓离开。很远了,稀薄的空气里还充满着淡淡的红光,从背后的方向绕过我的衣角,涌进无边的雾丝。

后的方向绕过我的衣角,涌进无边的雾丝。 

图片.png

作者简介

毕淑敏,祖籍山东文登。曾在西藏阿里高原部队当兵11年,国家一级作家,内科主治医师,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毕淑敏文集》十二卷等。多篇文章被选入现行新课标中、小学课本。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解放军文艺奖、台湾联合报文学奖等。



相关阅读